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PM 9:30的晚餐約會。

  沈世雄無顧於來往車輛蜂擁一頭鑽進車潮裡,立即引來一陣此起彼落的喇叭聲,眼見約好的時間迫在眉睫,他也顧不得可能橫死街頭的危險,突然一輛車在將要撞上他之前緊急煞車,那位司機搖窗就是一頓咒罵,他一疊聲道歉,加緊腳步穿越馬路,拜他平時打網球的習慣才能如此身手敏捷。他迅速進入一家餐廳,正引頸眺望之際看見凱洛在向他揮手,萱萱一路喊爹地蹦蹦跳跳地跑來。   他抱起三歲的女兒,她開心地躲進他懷裡。   『對不起我遲到了,這附近沒有停車位,車子停的比較遠。』   這只是實情的一部份,另外沒有照實吐露的一部份是他得先安排好虹葉。她堅持要跟他來,可是他又不能讓她和凱洛碰面,上次倆個女人見面不到五句話便扭打成一團的場面簡直嚇壞了沈世雄,他不敢造次,所以找了間咖啡館左哄右騙地安妥好虹葉才急急忙忙趕過來。   『我已經幫你點了吉利豬排飯。』凱洛很溫柔的表現出善解人意的模樣。   此時服務生送上餐點,萱萱溜下沈世雄的懷抱,乖乖地坐在凱洛的身旁用餐,對於三歲的孩子來說,她這樣懂事的舉止實屬難得,這得歸功凱洛嚴厲的教導,凱洛是個英文老師,在補習界算是第一、二把交椅。   為了今天的約會她特地化了妝,穿上她自認為能夠巧妙掩飾身材的洋裝,當她接到沈世雄的電話說要約個時間好好談談的時候,她壓抑著內心的狂喜非常鎮定的提議一起吃晚飯如何,沈世雄沉吟了半晌:   『9:30吃晚餐會不會太晚,那天我有個客戶要談,可能沒辦法提早。』   『沒關係,就你說的時間吧,地點在溫暖心房好嗎?』她試探性問。   『好啊,就這麼說定。』沈世雄不疑有他便掛了電話。   凱落還兀自拿著聽筒發愣,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其實她心裡雪亮明白,沈世雄無故打電話主動邀她無非是談divorce,只是她不敢往壞處去想,這種駝鳥心態不大像她在補習界敢作敢言的處事原則。她始終不相信婚姻會失敗得這麼徹底非走上離異一途不可,應該還有轉圜之餘地吧?這幾年她的事業如日中天,夫妻關係卻以反方向的同等速率急速滑落,尤其是母親節沈世雄在與她激烈的爭吵之後憤而搬出岳母家,迄今未再踏進一步。   沈世雄相當不諒解凱洛母親節不願回他家,他已經屈就於住在岳母家了,而凱洛毫不在乎的態度令他打從心底憎恨,倆人甚至差點對薄公堂爭取女兒的監護權,後來彼此逐漸冷靜下來之後,冷漠就成為這對夫妻唯一的語言。   夫妻情份似乎緣盡於此,其實不然,自從另一個女人出現,局面又變得更混亂更不可收拾了,凱洛不甘願放手讓沈世雄走讓那女人稱心如意,她力挽狂瀾的企圖越來越明顯,凱洛之所以選擇「溫暖心房」是因為那裡是他們初次約會的地方,希望能夠因此勾起沈世雄的回憶。   『你和客戶談得怎樣?』凱洛極少和沈世雄提及工作,今天主動提到是為博取他的好感給自己加分。   沈世雄自剛才waiter送上餐後便狼吞虎嚥著,然而一談到他的工作,他不由得眉飛色舞了起來。   『大概有七成的勝算吧,對方是一家大公司,如果這攤團保成功,吃到年尾應該沒問題。』他能從一個化工廠的技術員跳槽到壽險業一路過關斬將爬升到區經理實在算是奇葩,起碼在凱洛娘家面前可以昂首闊步,一雪當初被恥笑癩蛤蟆肖想吃天鵝肉的恥辱。   『那恭喜你。』凱洛言不由衷的說,她不太樂意聽到沈世雄在業上與她並駕齊驅的消息,她一直在雙方的經濟上佔有絕對的優勢。   『你還記得這個地方嗎?』確定氣氛開始熱絡時,凱洛轉移話題以充滿感情的口吻問。   沈世雄當然不明白凱洛此刻的心思是如何的波浪起伏,就算明白也不會在意。『當然記得,那時候我好糗。』他點頭,凱洛幸見他走入預謀的圈套。   沈世雄是透過朋友熱心的居中牽線認識凱洛,回想他們在這裡第一次約會,當時他已在家用過餐了,可是當服務生送上MENU,凱洛點完餐後帶著詢問的眼神注視他,他反而不好意思起來,胡亂抓住剛好目光觸及的豬排飯,事後又懊悔不已,因為才扒了兩口便吃不下了,他請服務生打包當作明日的午餐,回去後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點愚蠢,說不定女方會認為他這個人太過儉省,其實凱洛瞧在眼裡卻覺得這種不浪費愛惜食物的行為很可取,沈世雄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舉動意外地博得芳心。   『怎麼會?那時候我感覺你很直率,老實,很難得的男人,選擇你應該不會錯,只是誰也沒料到我們夫妻的感情會鬧得這麼僵,真是始料未及,我很不願意這樣,或許挽回還來得及。』凱洛誠心誠意的說,她願放下身段先低頭。   『凱洛,我不得不說---』沈世雄欲言又止,這時電話響起,他看到螢幕上顯示虹葉。『對不起,我接個電話。』他跑到外頭去接。虹葉在聽筒那端暴跳如雷,他急著解釋難得一家人聚在一起,總也要說說幾句話才行,也許這是最後一次聚會了。   『你跟她說了沒有』虹葉稍微壓下怒氣。   『還沒,正要說---』沈世雄吞吐著。   虹葉又是一頓罵,好不容易掛上電話,他長吁了一口氣,是不是懷孕中的女人脾氣都比較大?他回到餐廳,萱萱正鬧著要出去玩,凱洛試著安撫她沒成功,看見沈世雄便伸出雙手要抱抱,沈世雄摟著女兒柔軟的身體,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啟口才好,可是虹葉的催促又響在耳邊。   『我後天早上十點約好律師,這是律師的名片,上頭有地址。』他遞給凱洛一張名片。   『你真的要跟我離婚,連復合的機會都沒有?』凱洛驀然熱淚盈眶。   『一切都太遲了,就算為了孩子勉強在一起也無法彌補缺口,倆個個性不合的人硬要湊在一塊實在是折磨,不如趁早分開各自去尋找更適合的人選,況且虹葉懷孕了,我必須負責。』明明曉得這樣說一定會讓凱洛抓狂,可是他必須實話實說,即使前者不諒解。   果然凱洛神情像是被人狠狠地括了一巴掌,她以為一頓飯就可以抿恩仇,未免太一廂情願。   『你為她的小孩負責,那我們的孩子呢?誰來負責?』她逼問到他臉上來。   『我給過妳名份啊!』沈世雄煩躁地抓頭:『萱萱永遠是我的孩子,我對她的愛不會因任何狀況而改變,離婚是你和我的事,跟孩子一點關係也沒,萱萱以後跟著妳,我每個月會匯三萬塊給妳,雖然三萬塊對妳來說不算什麼,可是我已經盡力了。』萱萱溜下沈世雄的膝頭,跑去膩在凱洛的懷裡,不可否認地,沈世雄的心中難掩不住一股傷痛,偏偏虹葉的電話又不識趣地響起。   虹葉在那端跳腳,要他趕快速戰速決,否則她要親自過來找凱洛,他還沒回答就讓凱洛一把將手機搶走。   凱洛劈頭痛罵:『不要臉的女人,有種就出來跟我談,別躲在我老公背後指使東指使西,妳以為懷孕有什麼了不起,搞不好妳肚子裡是個狗雜種,我得提醒世雄記得去做DNA---』她的音量之大讓餐廳裡的客人紛紛轉頭注目。   隔著聽筒,沈世雄還聽得見虹葉高分貝的嗓音,他奪回手機叭地關上,凱洛還不打算善罷干休,欺身過來欲搶回手機。   『凱洛別這樣,維持一下形象好嗎?』他注意到很多人都轉首望著他們,彷彿在欣賞著一齣喜劇荒腔走板的演出。   『老公都快讓野女人搶走了,還顧什麼形象?』凱洛氣呼呼的漲紅著臉。   『後天早上我在律師那裡等妳,如果妳沒來,我會寄離婚協議書給妳。』沈世雄的每一句話都像鐵鎚似的重重擊打在凱洛的心坎上。   凱洛忽然掩面痛哭了起來,她失控的舉動讓沈世雄一時手足無措,萱萱顯然也嚇壞了,她一直問媽咪為什麼哭。   唯今之計,只有先離開再說,沈世雄擔心虹葉那火辣椒的脾氣,說不定她正趕往這裡來,倆個勁敵一碰面不知會惹下多大的風波。他匆匆到櫃檯買單,走出餐廳赫然瞧見虹葉在對面的斑馬線正等著紅燈。   他很清楚接下來簇迎他的會是一番排山倒海的怒濤,他真不明白,怎麼會那麼倒楣這輩子都栽在壞脾氣女人手裡。   而在餐廳裡的萱萱發現爸爸不見了,媽咪一逕地哭得很傷心,她瞥見爸爸的身影消失在餐廳門口,她一邊跑一邊喊,爸爸都沒回頭,到了門口被厚重的玻璃門擋了下來,以她微薄的力氣根本推不動那扇門,所以她只能隔著玻璃眼睜睜地看著爸爸走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