ゞ 托 里 尼

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5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二十四個比利,這本書。

【24個比利】 作者/丹尼爾.凱斯 譯者/小知堂編譯組 出版社/小知堂文化   接觸這本書是因為看了呆小妞的網誌介紹。   它描述的題材引起了我的興趣──世界上首位多重人格患者犯下多起搶劫強暴案件結果獲判無罪。   最重要的是,它是真實人物故事,不是杜撰的小說情節。   當我買下這本書正要看時,呆小妞居然告訴我說,她最後並沒有把書看完,因為後面人格統合的部份太複雜,看不下去,哇咧!但是我書都已經買了,好吧,再難看的書我都有辦法看完了,也不差這一本。   不過話說在前頭,這本書可一點都不難看,相反的,我覺得它很有意思。   比利,本書的主角,他是一個多重人格患者,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多重,他一共有24個人格。   「多重人格」這個名詞很常被聽到,但實際它是一個怎樣的精神狀態,一般人卻是很難體會,看過這本書之後,我開始能夠理解。   根據比利的形容是,那種感覺就像他的腦子是個大房間,房間中央有個聚光燈,聚光燈就像對外的窗口一樣,誰站到那個聚光燈下,誰就是當下面對現實世界的人;而其它人則各自做自己的事,互不相干,這些人可能互相認識,也可能完全沒發現這個房間裡還有其它人存在。   這些人格就像一個個獨立的人一樣,他們性別、年齡、國籍、專長、個性……各自不同,但是卻共用比利這個身體。   多重人格跟精神失常的差異點在於,多重人格的每一個人格的精神都是正常人,只不過他們會「遺失時間」。比方說,A人格早上做了某件事,下午換成B人格出現時,他不會知道早上的A人格做過什麼事,因此會造成生活上的障礙。   故事的開始就是24個人格裡有人犯罪,當比利被抓起來時,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抓。   但隨著醫師的探索,出現更讓我驚訝的事實是──真正的比利從十幾歲開始就不再出現過,他之後的人生都是由其它23個人格支配著的。   因為真正的比利受不了這種一直「失憶」,一直被別人說他做過什麼事,但他卻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做過那些事的生活,而選擇自殺,在自殺的前一秒,其它的人格不想死,因此取代了他,讓真正的比利從此沉睡。   就如同書裡提到的其它人,護士、醫生、警察、一般大眾所認為的,如果他不是真正的多重人格的話,那麼他就是一個演技出神入化的罪犯,因為要同時扮演24個角色而不錯亂,那可真不容易。   老實講,剛開始閱讀的時候,我有一種感覺,就是比利這個人其實應該是個天才。   因為他的24個人格,各自擁有他們的專長領域,有人具有藝術天份,非常會作畫、有人具有聰明才智,非常會唸書、有人具有理科頭腦,對機械電子十分擅長、有人體能驚人,打起架來絕不輸人、有人口才絕佳,說起話來天花亂墜……   試想,認真的說起來,這些能力通通都在比利這一個人的身上,簡直可說是個完美的組合體。(如果他沒有多重人格的問題的話。)可惜天底下就是不會有完美的事。   我把它想像成一個推理故事在看,好吧,假定現在抓到的嫌疑犯總共有24個。那麼,誰才是真正的犯人呢?他又是如何從那些零碎切割的時間裡犯下多起案件呢?(因為一個人就算有再多的人格,一天還是只有24小時,這些時間由24個人分著用,可永遠也分不均。)   但出乎意料的,答案很快就揭曉了(畢竟它本來就不是推理小說,所以沒必要特意埋藏爆點),而故事的重點在於描述,他是如何在24個人格交錯出現的情況下過了這些年,以及如何做出那些事,還有──如何治療。   統合人格是一項很大的工程,也由於太複雜,所以腦袋的組織能力要很夠,作者也許是知道這一點,所以為了幫助讀者閱讀,他在書的最前面列了表,所有的人格特徵一一列出,這對我而言很有用,我可以邊看邊翻回去查對,以免搞混。   文中有一個插曲,讓我在失笑之餘,心中也有所感觸。   有一個相信比利也想要幫助他的心理學博士──可妮,她在突破比利其中一個小男孩人格恐懼的心房時,非常有耐心與溫柔,但是一旦轉向對其它人(警察或醫師)說話時,就會變得很嚴格正經,結果那個小男孩人格就對她說:「妳跟我一樣,妳的體內也有別人。」   我看了不禁莞爾,要照這樣講的話,應該說每個人多少都有多重人格的問題了。   我高職時有個死黨,她有一項特異功能,就是對異性說話與對同性說話時,聲音腔調與態度完全不同,對男人說話,就是特別「ㄋㄞ」。   我曾經跟她說過這個問題,說她這樣會很討人厭,尤其是女生們會覺得她很做作。   但是她說她不是故意的,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旦面對男生,講話就是不自覺的會自動變溫柔,想改也改不掉。   但是我們跟比利不同,也許我們有時會變得不像原本的自己,但至少我們還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而比利是完全失序,雖然他因多重人格而獲判無罪,但是他必須接受治療,治療跟蹲苦牢其實沒什麼差別,甚至可說是更痛苦。   而法律能給他什麼保障?什麼也沒有。   當我看到他因錯誤的治療而越變越糟,甚至好像又新生出別的人格時,心裡真的很替他難過。   這代表他很痛苦,因為痛苦所以人格才會分裂,比利是在小時候時,繼父對他性侵,之後人格才開始分裂的,當分裂達到24個時,我們可以想像他的人生充滿了多少痛苦,而現在治療沒有幫助他,反而更促進分裂時,他該怎麼辦?   故事沒有結局,但我衷心希望,他最後能遇到真正好的治療團隊,看能不能因此解救他的人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