ゞ 托 里 尼

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5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啤酒式的偷情。

  說好了要分手的,最後一次的做愛,她的唇和他的緊緊黏在一起,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口乾舌燥,唾液都來不及滋潤乾涸的唇,他們才依依不捨地分開,而密合的下體仍然緊鑼密鼓地進行著,兩條赤裸的身體佈滿一層薄薄的汗水,連底下的床單也濡濕一片,分不清是汗漬還是彼此的分泌物。   以後沒辦法像這樣子了,所以她要把握這一次儘量做個夠。   芳姿趴在原景的身上用力的擺動身體,動作較之前的誇張好幾倍,叫聲聽來儼然是正在發情的母貓,一聲聲地震盪數坪的空間。   原景也不遜色,比往常更加賣力,他要情人分手後還能懷念他在床上出色的表現。   『最後一次做愛,以後各過各的生活,我的電話號碼妳要從手機刪除。』他的喘息聲顯示他處於極端亢奮狀態。   『可是你的電話號碼我已經記在腦海裡了。』   『不管怎樣,妳要努力忘記我。』他的動作忽然加大,她知道他快到了。   『我同意。』儘管她有點不捨,然而理智在提醒她應該適時停止,就他所言,在還沒達到無法分開的程度時最好趕快分手以免釀成大禍。   『我們有辦法分得開嗎?』她想套出他真正的想法,這男人的城府比她想像的深。   『妳懷疑還是後悔協議?妳要搞清楚,這種不倫關係一旦跨過一年便冒著隨時爆發的危險,後果不是妳我承擔得起,我們都不願失去目前的婚姻,不是嗎?親愛的,好聚好散,偷吃要把嘴抹乾淨。』忽然他整個臉部肌肉繃緊,身體微微抽搐起來。   『既然如此,這一次要儘情地做,你要有身體的準備哦!』她抓緊他的臀,讓數以千計的種子植滿她體內。   和原景在一起,芳姿並不需要擔心懷孕,她也沒做避孕措施,況且他們倆人都不喜歡戴著保險套的感覺。結婚五年一直沒辦法懷孕,連嚐試人工受孕都失敗,她早放棄了當媽媽的權利,儘管先生掩不住失望之色,也不得不接受這個無情的事實,夫妻的感情開始出現裂痕。原景是先生的同事,一年前公司舉辦攀親牽故的聚餐活動,他湊巧跟他們坐在同一桌,言談風趣讓她印象深刻,公司體恤員工辛苦特別捐了幾瓶酒,原景的酒量似乎很好,到處敬酒臉還不會潮紅,不像芳姿的先生滴酒不沾,本來她不喜歡男人又煙又酒的,他卻是例外,就這樣無意間的一次相識意外撞出婚姻外的火花。   初次做愛時她問他:『為什麼會想要搞外遇,既然做了好幾年的忠實丈夫?沒理由不繼續?』   『那妳呢?討客兄需要勇氣,尤其是妳這樣保守的女性?』他把問題丟回來。   她一時之間答不出來,倒是那句「討客兄」竟讓她莫名的興奮,忘了有夫之婦該有的矜持而淫蕩了起來。   原景愛喝酒,尤其是在做愛期間一邊做一邊喝啤酒,她對啤酒的印象僅止於伍佰的一支廣告「青的最好」,不過是啤酒嘛有什麼一樣,那可不,他只要一種綠色鋁罐裝三個字的啤酒,有回她買錯了還被迫拿回去換,從此她曉得了他的口味。   然後他會用那充滿酒氣的嘴往她身上蛇走。   他說:『我們的愛情好像這瓶啤酒發酵得香醇可口,適可而止有助於彼此的婚姻,喝過頭了就容易上癮,上癮之後麻煩事緊接而來,說不定我們的婚姻會兩敗俱傷。』   她一點也不覺得他的樣子厭惡,如果換做她先生的話,她肯定會一腳踹他下床,她像一個敗壞道德的女人耽溺在狂野的男歡女愛裡,甚至毫不羞愧地慶幸自己能擁有原景這樣的愛人。   先生對她來說是不是已經失去了性的吸引力?她不會主動要求上床,即便是,大都心不在焉,她的身體很清楚她只要那個男人,光想像他們做愛的樣子便使她濡濕一片。她討厭單純的性愛被醜化成生育的必須步驟,雖然先生在父母的壓力之下情非得已,但生不出小孩不是她單方面的錯,倆人都徹底檢查過無異常,不孕有時候也找不出理由。   白天在銀行上班,晚上趕回家煮飯侍奉公婆,先生是輪班人員,生活作息本來就不定,沒有人看出她有什麼不尋常,夫妻的感情就是這麼平淡,每天同床共枕也察覺不出另一半的不對勁。   當原景提議分手,她再三考慮才勉為其難的同意,一年荒唐的性生活好歹收斂一些也好,雖然她還沒玩夠;事情在她跑了一趟婦產科後又變卦,離最後一次見面已經快三個月了,她的手指仍然準確地撥通他的電話。   『有一件事非見你不可。』她語帶玄機。   倆個人碰面的地點默契十足地選在汽車旅館,一語不發地死命吻住對方,誰都沒說想念,身體的表現已經昭然若揭,親熱過後,原景才記起此行的目地。   『妳說有事找我,不就是妳耐不住寂寞想我了吧!』他發現三個月不見,她的乳房似乎大了一點,他愛不釋手地撫摸。   『我懷孕了,你和我的,我很確定,就是那天最後一次做愛。』她盯著他瞪大的眼張得開開的嘴巴。   『怎麼可能?你們夫妻一直沒辦法有小孩,而且我們在一起也一年了都沒有……』他抓抓頭,想不出該如何說下去。   『那表示你確實比我家裡的男人強,至少你的精子游得最深最遠。』她嘲諷地笑。   『妳打算怎麼辦?拿掉嗎?』他強作鎮定,他的小孩在非配偶的女人體內成長,他實在無法等閒視之。   『當然不,這是我的第一個小孩,也有可能是最後一個,我相信我老公會很樂意養他,你不須要付奶粉錢。』她很有把握地說。   原景看著她信心滿滿的樣子,一時之間也勸退不了,不用他負責任的孩子應該威脅不了他吧!   芳姿終於可以如願以償當媽媽了,她親愛的先生是她外遇愛情結晶的爸爸,算是圓滿的結局,唯一美中不足,她和原景的未來會像酒精中毒者那般的走上步步危機。   她可管不了那麼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