ゞ 托 里 尼

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5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事情荒謬到一定程度——出埃及記。

     A趕通告快遲到了,其實A在30分鐘前就到了電視台附近。可惜人在這裡晃呀晃的,但卻沒車位,正所謂「人在這裡,車位在哪裡。」   突然找到一個車位,這車位在一家電器行門口前,電器行門口站著B。A迅速把車停好,只是B一直對A看啊看的,時而竊笑。   我想我們都有類似經驗,明明有停車格,不過門口就是站了一個類似兄弟的人,好像停個車就會妨礙他做生意似的。B也算是這種人,電器行要經營,當然也要一邊顧門前的車位。   雖然這車位是政府的,不過B為了讓客人方便,誰管他是公家的還是母家的。   A哪知道這一回事,就因為這一停,車子停出了問題來。   倒數開始~~~滴啦滴!滴啦滴!~~~~~時間一過,過了兩個小時。   A回到原來車位的時候,4個輪胎全被刺破,就這麼巧。   A看一看還站在門口的B,B還在竊笑。   之後,這事情吵上了法庭,A告B毀損罪。   法官問B:監視畫面裡的兩個青少年,是不是你找來的!   B說:認識是認識,不過和我沒關係喔!不要認為是我叫來的好不好,沒憑沒據的!   法官問B:那兩個青少年在你面前刺A的輪胎,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B說:我要有什麼反應,又不是我的車。   法官問B:那你覺得你這兩位青少年朋友,為什麼要刺破A的輪胎啊?   B想了一下說:可能是他們看不過去啊!就刺了啊!   B到底有沒有叫人刺破A的輪胎,我不知道,因為我不是B。   雖然這故事是我瞎編的。   B最後到底有沒有罪,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不是法官,當然也不是法師。   前陣子,有則新聞說,一個男子騎機車,要搶另一個機車女子腳踏墊上的包包。   包包是沒搶成,最後機車男子被抓了。   他對警察說:我是想摸她的腿,不是要搶她的包啊。   (性騷擾罪比搶奪罪輕,這男子法律應該唸的不錯)   不過這種在邏輯邊緣的說法,法官大概會只當你在天馬行空,為了脫罪。   我就想到這部電影《出埃及記》。(可以去找來看看,裡頭很妙的劇情)   男主角任達華是個警察,他有天半夜看到自己同事在對犯人逼供。   警局逼供的幾個同事,都穿著蛙人裝,戴蛙鏡,還穿蛙鞋。   那個犯人在法庭上說:我不認罪呀!我是被人逼供。   法官說:你說說是誰逼供,是怎麼逼供?   犯人說:就前幾天深夜,幾個穿蛙人裝戴蛙鏡穿蛙鞋的…   深夜裡…警察局警察…穿蛙人裝戴蛙鏡穿蛙鞋…逼供…這…很難叫人相信吧???   印象最深的,還是任達華那句話:事情荒謬到一定程度,世人將不再相信。   ※   《出埃及記》:導演彭浩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