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當習慣變成愛情的殺手。

  她下意識地張開雙腿讓男人進來,吐出的呻吟是造作的,她的腦袋裡想的全然不是這回事,她算計著明天發薪該第一時間衝去買下上星期相中的那雙鞋,一邊暗暗祈禱別被買走,還有朋友的生日快到了,她送些什麼禮物農表達濃厚的友誼之情。   上頭的男人並未察覺她心不在焉,仍然樂不思蜀地賣力動作著,她哼哼唧唧幾聲算是交差,她已經對一星期兩次的做愛深感疲倦,偶而他們會去汽車旅館尋找刺激,那時她才會感受得到活力在體內流竄,她從不敢向他吐露這樣疲軟的心態。   他們一起度過五個年頭的晨昏,她熟稔到他皺一下眉頭便八九不離十猜出他心裡的煩惱,喜歡和討厭的東西,可以說是看透了他這個人,他對她來說幾乎沒有秘密,即便有天結婚,儘管是新婚夫婦,感覺會像是老夫老妻那般的膩而不甜,她記憶中學校門口的那棵老榕樹,深入地底下攀根交錯的根脈,枝葉沒有新的樹木那麼樣蓬勃發展;一如缺乏新鮮味的婚姻,精神或肉體很容易委靡,觸角很可能往外伸展。   她仍舊很願意與他攜手過一生,他很慷慨大方,對愛情的忠誠達到她的標準;約會時不斜視其他的女人,他的眼睛裡始終充盈著她的身影,交過的女朋友不算多,表示他可能不大會劈腿,情人節或生日一定不缺昂貴的禮物。她是個有點傳統的女人,雖然一個好老公不一定是好情人,但強過一個好情人卻是爛老公來的更符合女人擇偶的條件。   他離開她的身體到浴室沖澡,從未闔上的門縫看見她慢條斯理地穿好衣服,躺回床上拿出言情小說讀得津津有味,他搞得滿身是汗,而她竟然一絲汗珠也沒,熱水不斷從蓮蓬頭冒出,流過他發熱的軀體流進地下排水口。   彷彿有一塊海綿在一點一滴地吸取他心靈的能量直至飽和狀態,目前雖不至於枯竭,卻讓他覺得虛弱,沒錯,虛弱。如他愛吃的檸檬薄片「喀嗤」一聲就會脆裂,當愛情如履薄冰時,他應該拼命去呵護才對,但他表現得欲振乏力。   朋友老是拿他的承諾調侃他,他說只要女友懷孕就結婚,這倆年他們放棄避孕措施,希望小孩牽紅線,卻一直等不到孕事,他很想和她定下來,不知怎地,她就是跟媽媽談不來,兩人常常一言不合便起爭執,她吵鬧著結婚後絕不與婆婆住,他不肯同意,爸媽離婚後,他一直陪在媽媽身邊渡過那段傷痛的日子,怎能有了老婆就遺忘老母呢?   她還沒鬧夠,他早已身心俱疲心灰意冷,岌岌可危的薄冰在緩慢的四分五裂,他無力拼湊剩下來的殘駭。勉強提起勁的手臂無助的垂下,此時才明白愛情是沉重到提不起只能放下。   他見到她做完愛馬上投入小說的模樣,猛然警醒或許她跟他一樣,對愛情的感覺麻木了,一道常吃的菜色不再鮮美可口了,厭倦會如浪潮襲來,他的心抽痛了一下,那,這段感情,是可預見的未來。   當習慣變成了愛情的殺手,你不會再興奮地期盼與她見面,她的撫摸引發不起你慾念的激動,她的眼淚不讓你心痛,你開始想辦法要推陳出新挽救瀕臨死亡的愛情,最後只有推翻原來的才能創造出嶄新的觀感,分手已在面前向你輕輕揮手,你無法漠視不為之動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