ゞ 托 里 尼

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5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哪部愛情片,不「來個事兒」?

  自從韓片《我的野蠻女友》風靡東南亞,男人眼中的好女人定義,似乎大為不同。   喬治說出「好女人」這三個字的語氣,在一個月前和一個月後,就明顯差了七個Key。耶誕前夕陷入熱戀的喬治,還一臉幸福滿溢,嘴角快滴出蜂蜜,大讚:「真是個好女人。」溫良恭儉讓,凡事以喬治為重心,每天噓寒問暖同定時鬧鐘,週休二日是喬治2KD小公寓的免費鐘點女傭,當時喬治直嘆自己百年修來好福氣,一票王老五都嫉妒得充滿殺意。不到三個月,喬治看到女友名字出現在手機螢幕,表情則像老媽來電。   喬治的說法是,沒有戀愛感。他並不期望戀愛像日日坐雲霄飛車,但天天搭地鐵,風景來來去去都是一個平乏樣。某個單身漢則譏諷:「你是人在福中不知福。」話鋒一轉,這位仁兄也不喜歡太平妞,寧可來個事兒的妞,生活趣味一點。   北方話:不來個事兒,哪能見眉高眼低。簡單說,戀愛中沒有一點高低起伏,就不是戀愛;太平妞就像只放鹽巴的菜,雖能襯托出食材原味,卻少了酸甜苦辣。   許多女人聽到此話,雖嘟嚷:「男人果然犯賤。」女人也不遑多讓。   蘿貝卡不愛對自己唯唯諾諾、呵護倍至的太平男,因為她就是活生生的「來個事兒妞」。熱愛看偶像劇的她,習於在戀愛中即興演出偶像劇劇碼,沒事耍一點小花樣,直到男人抓狂嘆氣說出「妳快把我搞瘋了」這類台詞,她立刻充滿征服感。   我笑說,這可不是韓劇《咖啡王子一號店》第七集的台詞嗎?蘿貝卡說:「很多偶像劇都有啊。」哈,果然大家偶像劇都看太多了。事實上,年輕男女誰不是偶像劇看太多?而年長一點,喜歡偷偷摸摸搞外遇、不倫的中年男女則是電影看太多。「我這一生再也不會遇到這樣男人了。」「她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後的火燄。」這麼俗氣的台詞,偶爾也可以在夜店隔壁桌喝茫的男女酒客中聽見深深嘆息。   蘿貝卡眉開眼笑:「對啊,大家都很愛演。」即使我們盯著電視電影,笑罵劇情俗氣、梗太老,一旦發生在真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感覺自己彷彿是男女主角。   一個女性朋友苦惱地說:「我和前男友在一起,也試過離家出走的戲碼,有次吵架,我二話不說提著行李離開,可是他竟然沒有追出來,害我只好打車乖乖回去。」   蘿貝卡說:「那是因為她的男人吃定她了,愛情的戲碼要針對不同人翻新,才會有刺激。」喬治也同意,一哭二鬧三上吊這種老劇情,他也無法忍受。   比如「麻雀變鳳凰」、「英雄救美」這等電影老梗,歷久不衰,人人愛看,也會因應不同世代、不同角色,故事鋪陳求新求變,名場面經常重新設計,觀眾才能真實感動。   35歲的音樂人強森是個條件很好的黃金單身漢,從不乏女歌手和模特兒對他表達傾慕之意,他卻情繫交往10多年的圈外女友,因為他和女友一路交往的歷程充滿太多難忘的名場面。有時是驚奇,有時是麻煩。名場面如同:他22歲服兵役的時候,女友竟不知從哪裡借來一輛拉風的跑車,開了幾個小時高速公路到兵營中去看他,他忘不了當時女友穿著一襲白色洋裝、飄逸著一頭長髮、開著一輛紅色跑車,身邊男性同袍嫉妒與羨慕眼神,讓他猶如好萊塢電影的男主角;他也記得某年女友劈腿投向一個條件比自己好的男人時,他如何一拳打倒男人,拉著男人的領口說:「有膽,你再碰我的女人試試看。」這時候,他是英雄。哈哈。   蘿貝卡再次大點其頭:「不是手段問題,重點是要利用機會,製造名場面。」天時、地利,然後人和。最近,她和舊男友重修舊好,正因為一段名場面。   上週,她從夜店回家,意外遇到街頭一群混混刀光劍影打架,差點波及到她,完全嚇壞她。她在MSN的暱稱,脆弱地打上她的恐懼,線上朋友們紛紛忍不住關懷,也激起剛分手一個月的前男友的惻隱之心。當夜,男人便跑來她家門口找她、安慰她。她平日是不輕易落淚的,那一夜,在月色下,她哭了。   蘿貝卡說她不是故意的,是真的發生了事件,而她的眼淚,則不知道是對事件的恐懼、還是因為男友貼心的感動,於是整個夜裡,保持著20公分距離的他們,她終在男友準備離開時,輕聲說:「可以抱一下嗎?」   我大笑出聲。不輕易落淚,在這一瞬間的眼淚,是關鍵;再加上那句關鍵台詞「可以抱一下嗎?」,可不就是偶像劇的名場面嗎?   這讓我不禁記起日劇《庶務二課》的女主角坪井千夏常說:「女人的價值,取決於男人的數量。」我想:「戀愛的價值,應該是取決名場面的多寡吧。」   我們為什麼會忘不了一個人、離不開一個人、割捨不掉一段戀情?只因為我們在這段戀情中共同努力製造了許多名場面。畢竟愛情片,沒有名場面,哪會有票房? 而這些名場面,無論是驚喜或是災難,可不都是「來個事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