ゞ 托 里 尼

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5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放養關係

  菲兒最近認識一個男人。   她們聊了兩天Msn、週六晚上相約到一間氣氛不賴的bar喝點小酒,第一次見面在氣氛微醺之下,這個男人仍然迷人且具有知識,並非離開電腦就見光死的妖魔鬼怪,最後他們步出酒館,男人扶著她的手臂下階梯,大拇指輕輕磨娑著她的手,笑說:「妳吃這麼多,怎麼還這麼瘦弱。」   那是暗示,都會獸求歡的前奏。都會男女的曖昧都是一觸即發的,前進一步,就是首肯,後退一步,只是禮貌。菲兒想,她喜歡他,於是她接腔:「我還覺得有點餓呢。」男人就明白了,她還不想離開。   最後她們買了一些宵夜回到男人家,在聽完半張唱片以後上床,隔天他們在中午的艷陽中依偎醒來,又汗涔涔的翻滾,直到兩人的肚子都咕嚕的抗議,才心滿意足的冲了個澡,出門午餐。   一切都很美好,他送她到家門口,還與她吻別,週日晚上在Msn上遇見,還囑咐她早點休息隔日好上班,星期四中午男人傳來一個電影官網網站,說這部電影看來不差,首映正是週六晚。星期六早上,菲兒起了個大早,到美髮院弄了頭髮,還畫了法式指甲,男人掛在Msn上,菲兒不斷換著暱稱暗示他,但直到晚上八點,男人都沒打電話來。   「妳說他是不是耍我!」十一點,菲兒終於受不了,她把我拖出門,修長的手指甲快把煙絞斷。   「他要是不想跟我出門,幹麻搞得那麼回味無窮。」   『那妳想跟他出門嗎?』   「廢話!」   菲兒火氣很大,我也知道她很想,否則她幹麻沒事花幾百塊去做指甲。   『那妳為什麼不約他?說不定他心裡也在想,這個女的是不是在耍我,不然為什麼寧願掛在網路上也不開口約我。』   「我們只是炮友耶!」菲兒賞我老大一個白眼。「雖然會先看看電影、吃個飯,但最後還是要上床阿,我開口約他,不就等於告訴他:我想跟你上床?」   『所以妳只想跟他上床?』我有點迷惘。『妳不是說,他風趣幽默,人也不錯?這樣妳卻只想跟他上床?』   「不然我要怎樣?搞一次就愛上他,為了他不約會我割腕自殺?拜託,花癡才會這樣。」   菲兒講的也有道理。他們才見過一次面,就像只去過一次的餐廳,你覺得還不差,很想再到那裡晚餐,但還不至於瘋狂到掏空積蓄,把整間店頂下。   星期二,男人若無其事的冒出來,又和菲兒談的愉快,菲兒終於忍不住問他,上個週末在做些什麼,結果男人卻說,他和一干朋友聚在一塊喝了些小酒,「男人的時光」,他說,濃濃的暗示著單身真好,氣得菲兒直接將他的帳號刪除加封鎖。男人最忌諱的白目就是,當一個女人沒把你忘記,你就沾沾自喜以為被纏上。   我當然知道菲兒生氣些什麼。這個男人不差,但僅止於那天晚上,若真要和他談戀愛,菲兒恐怕還得考慮他是不是獨子、他媽媽想抱幾個孫子、他前女友是不是變態、他支持台獨還是統一……最後的結果大概是一個大叉。   但菲兒只是想建立一段關係,一種要經由時間才淬鍊出的熟悉,如果愛是一種馴養的責任,菲兒只是想要一種放養的自在。她們可以好好說說話,她可以在他家放一瓶乳液藉以找到彼此的存在,但這不表示他們就要戀愛了。   只是有些快樂,陌生人營造不來。   「如果他不喜歡,一開始就別聯絡阿。」菲兒嘟囊。「我又不會去法院按鈴申告他強暴。」   『自以為的體貼吧。』我聳聳肩。   「算了吧,再體貼的男人都是蠢蛋。」菲兒揚揚手。「女人要一段關係,要考慮的可多了,什麼時候姨媽來,什麼時候安全期,什麼時候該避孕,不說清楚,時間很難喬阿!只是想要一個確定的答案,男人就以為妳要問他願意嗎……」   我看著菲兒抱頭苦叫,突然覺得當個女人真夠辛苦了。沒有男人的時候痛苦,有男人的時候辛苦,最可笑的是,睡了個覺卻不能戀愛就夠卑苦了,末了,還得讓男人誤會妳會愛上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