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手帕交(完)

  心念電轉之間,我抽回被趙行之握住的手,抓住蜜莉,喊:『妳來的正好!這人,打電話來說是妳男朋友,非得要我來一趟,我還以為有什麼跟妳有關的要緊事,大老遠跑過來,結果他卻說,只不過與妳約過幾次會,根本算不上什麼男女朋友,接著又對我說一大堆莫名奇妙的話,居然說他喜歡我!跟妳講過幾次了,別跟這種莫名奇妙的男人瞎攪和!』   我霹靂啪拉的說著,簡直有點氣急敗壞,平常的蜜莉被我這樣一罵,多半就要臉紅脖子粗的罵回來了,但她只是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看看我,再看看趙行之,纖纖素手緊緊握成拳頭,像是不知道該賞誰一巴掌。   『蜜莉!這麼多年朋友,妳不相信我?』我看進她眼裡去。我們這麼多年相交,她就算不相信我人格,也該知道我的眼光至高無上。   她瞪了我一眼,突然把我拉到她身後,指著趙行之,深吸了一口氣:「趙行之,你這個下三濫的男人,你欺騙我的感情也就算了,連安芝也要騙?」   「我……安芝……」   趙行之看著我,張大了口,天大帽子扣下來,不知從何辯解,求救似的像是希望我替他解釋幾句。但蜜莉的表現實在太精采,我完全看傻了眼,嘩,我像是多年來第一次發現蜜莉有腦袋,簡直要替她鼓掌。   蜜莉擋在我前頭,像隻雙翼齊張的母雞。「我告訴你,不要以為女人好欺負!」   她的聲音不大不小,咖啡店裡零零落落幾個客人,都往我們這兒看來,十多隻火眼金睛齊瞪著趙行之,霎時間,他突然明白過來,「好,我走!妳們果真是好朋友,好姐妹!」   他簡直是屁滾尿流的奪出門去,而我,我和蜜莉對看了一眼,居然同時笑了出來。   誰說女人不好欺負?女人對於她不愛的男人所做的一切行為,通通稱作欺負,對於她愛的男人所加諸在她身上的一切欺負,統統當作是愛。   而這趙行之,三流貨色耳。蜜莉嫌他不夠稱頭,我嫌他太愛出風頭。他的出現不過挑起我和蜜莉的戰爭,但這戰利品實在也太不濟事,為他擔上重色輕友罪名,簡直沒價值。   「妳還不說?那傢伙對妳說了我什麼壞話?」蜜莉坐在趙行之的位置上,端起他的咖啡,喝了一口。   『還能說什麼?不過就說妳已經跟他在一起,卻仍然跟別人約會。』我可沒說謊。   「妳怎麼回答?」   『說妳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愛他阿,想要他注意妳。』   蜜莉狐疑的看著我,不知道我這話究竟有幾分真假。我倒是笑的很坦然。   開什麼玩笑?跟女性朋友的男人談到她,當然得淨說她好,雖然談話的對象是這個男人,然而真正的用意卻不在於說給他聽──他的女人哪裡好,他如果自己不曉得,還得妳來說,那他簡直是個白痴──我簡直用盡所有心思,盡量不違背事實太多的替蜜莉說好話,這點用心卻不是為了蜜莉,誰知道蜜莉和這個男人會不會言歸於好?說不定下回她們在床上大戰了一回合,事後他會將蜜莉擁在懷裡,彷彿身體袒程相見還不夠的,要將心裡也坦承出來──「妳那個好朋友,叫什麼來著,孫安芝,對,就是她,她說妳……」屆時怎麼被出賣的都不知道。   「算了。」蜜莉說。「下禮拜有party,妳要不要來?」   『去阿,怎麼不去。』我彈彈指甲。『放心吧,再來十個趙行之,我也不跟妳搶,男人我沒興趣。』   「得了妳,趙行之什麼貨色?妳自己本來就不想要,還順道做了個人情給我。妳這大聖人生意,本錢還是我出的呢。」蜜莉撇撇嘴角。   『我早說了妳根本不愛他,妳偏不承認。』   「本來確實是不愛的啊!」蜜莉瞪著眼。「可是戲要演得像,不入戲怎麼行?」   難怪終究還是哭出了幾滴眼淚,說穿了就是自討苦吃嘛。   「說真的,要是有好男人,妳會讓我嗎?」   『好男人?如果他長得好看、有錢有屋有車、對女人大方愛護又尊重,性格健全,沒有任何不良習慣──』   「哪來那種人?」蜜莉打斷我,滿臉不屑。 『不然妳以為我們怎麼當了這麼多年朋友?』我張大嘴。『蜜莉,妳真的光長胸部不長腦袋!』   「妳才狗嘴吐不出象牙!」   蜜莉氣得拿糖包砸我,這回我倒輕易的閃過了。這趙行之,莫名奇妙被公主一番青睞,最後居然還整得蜜莉哭的死去活來,就算他最後成了下台階,被我和蜜莉踩了幾下,也不算刻薄他了。   蜜莉還是蜜莉,我還是我。   縱然我還是有點瞧不起她,而她還依舊認為我不稱頭。   但在旁人眼裡,我們還當真是一對十年不變的知己姐妹手帕交吧。朋友首重互相利用。   太功利?別傻了,我倆都有獲得。比起許多男人只要女人付出卻不願意回報,來的太公平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