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手帕交(叁)

  也不是沒有人眼裡看不到蜜莉的。高中的時候,放學我去補習,蜜莉在附近打工,十點多我下了課,偶爾她沒有人接送,也會來找我,一起搭公車回家。   她就這樣坐在補習班樓下停放的機車上,雙腿離地一搖一搖的等待,藍眼影,紅色短裙子,雪白大腿,老遠揮手,親熱異常的叫:「安芝,這邊、這邊。」她不穿制服的時候,叼著根菸,簡直像輟學的小太妹。補習班同學看見,眼神裡總有股不可置信,像是在說,看不出來呀,這孫安芝,四眼田雞,畏畏諾諾,居然還有這麼拉風的朋友,我於是走過去,挽住蜜莉手臂,頗有揚眉吐氣的感覺,又覺得自己有點可恥,故此時時幫蜜莉做報告。   那時候有個男生,叫劉文與的,補習班考試,他的名字絕對排在我上面或下面──不是我第一他第二,就是我第二他第一,幾次補習班老師留我們下來輔導,於是也認識了。有時候我們也討論功課,一次我忘了一支筆,他追到樓下來。「孫安芝,妳忘了筆。」然後看見蜜莉在我旁邊,有點尷尬似的,把筆塞到我手上,又匆匆忙忙走了。   「喂,他一定喜歡妳。」蜜莉用手肘頂頂我。   『神經。』   「掉了一支筆也眼巴巴的送下來……」蜜莉咯咯的笑了起來。「唉唷,我肯定是做了電燈泡了。」   她對這個新身份很感興趣,一路上嘰嘰喳喳問著劉文與的事。我倒不覺得劉文與有什麼不好,科科都挺強的,說來說去都是考試又得了好成績的事,蜜莉嗔叫:「不是我說妳,妳這個人……」我橫她一眼,她又笑得跟麻雀一樣。   被蜜莉這麼一攪,我倒注意起劉文與來了,他挺高的,萬年不變的學生頭,架著厚厚眼鏡,不難看,卻也不是妳會多看一眼的那種人。蜜莉倒是巴不得再見到他,補習班溫書日,她居然摸到了樓上來,劉文與正在教我算數學,蜜莉一巴掌拍在我背上,明明是第一次和他交談,卻像是認識很久一樣:「嗨!劉文與,你們偷偷約會呀,怪不得安芝不跟我去看電影。」劉文與整張臉漲的通紅,後來再也不主動和我講話,我簡直恨死蜜莉了,她肯定是故意的,有意無意叫劉文與誤會,誤會我暗戀他,暗戀到連他的名字他的任何瑣事都和我的朋友講了,還對朋友失約,只為了和他一起算那幾道該死的數學習題。   又不能對蜜莉說我生氣,她巴不得會非常樂意的說:「我去同他解釋,放心,我會解釋的清清楚楚!」   事後蜜莉說:「他跟妳很配呀!第一配第二呢!只不過就是有點驢,妳看到他臉上那顆痘子沒有?」見我沒什麼興致,又說:「不過反正會讀書的人都那樣子啦,呆頭呆腦。」   我才不覺得會讀書的人呆頭呆腦,因為我自認聰明的很,可是又不好反駁,一反駁了好像我在替他講好話似的。後來升了高三,劉文與天天在班上念到天昏地暗,臉上的痘子簡直是爭妍鬥艷,百花齊放,我乾脆也不去補習了,就怕又給蜜莉說一句:「他跟妳很配呀!」好像膿都噴出來了,搞得我一頭一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