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手帕交(壹)

  「妳知道嗎,我這麼愛他!他要與我分手!」蜜莉哭著說。   『妳才不愛他!你們才認識兩個月。』我不耐煩的揮揮手。   「我愛他!我愛他!」蜜莉尖叫,彷彿受了極大污辱。「妳幾時見過我這個樣子?」   『什麼樣子?』   我坐在沙發旁,斜眼看著她,穿著粉紫色絲綢的睡衣,頭髮鬆鬆亂亂,身上倒還散著一股香味,性感的很。眼睛哭得很腫,還有點楚楚可憐的韻味。瘦了一點,老是嚷著要減肥,這下倒是成功了,她不開心,我都要替她幸災樂禍。   『李蜜莉,妳的樣子看起來比我還好,妳哭什麼?』我不耐煩的站了起來。『妳大老遠叫我來,就為了哭給我看?』   「妳這沒良心的女人,妳何止沒良心,妳簡直沒有心!」她拿起抱枕朝我丟了過來。「妳根本不愛人,妳哪懂失戀的痛苦!」   一枕頭正中我臉,力氣大的很,我臉上熱辣辣的痛,心裡不禁有氣。她挺好的嘛,既然會想殺人,大概就不會自殺。   我拿起包包,並不打算同情她,跟失戀的女人講話,簡直什麼都不對,妳勸她分手,她說她愛的要死,變成妳棒打鴛鴦,妳勸她忍耐,她抱怨那男人簡直讓人忍無可忍,難道妳認為錯在她不夠隱忍。更何況蜜莉這個人,一年談四次戀愛,才認識幾個月的男人,她要真想為他死,那還真不如死一死算了。   我和蜜莉是高中同學,她的成就是收到幾封男孩子的情書,我的成就是成績單上拿了幾個A,原本是八竿子打不著干係的,可是蜜莉老喜歡找我陪她去約會。那種場合,她艷光四射,我就像是她身邊的小跟班,她是公主,自然跟著王子走,而我就隨便她熱絡又關心的和王子身邊的馬夫甲、門房乙兜在一起,她多半會說:「這個孫安芝,我最好的朋友,哎,她什麼都好,就是沉悶了一點,你們陪陪她呀!」   反正隨便她怎麼說,我不過就是個跟班,有得吃有得玩,有什麼不好?說白一點,陪睡的不是我,我卻有好處拿,簡直是平白無故賺了一筆,有什麼好不高興。   蜜莉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可是,帶我出門有好處,我不搶她的風頭,不穿比她短的裙子,不勾引她的男人。後來我也漸漸發覺,我們就是目標不同,沒東西可搶,才做了這麼多年朋友。   我實在不耐煩她把戀愛當成畢生職志,專為這些事犯苦惱,有一次我喝了點酒,突然對她說出真心話:『妳打算一輩子只為男人煩惱嗎?世界上還有其他人、其他事。』   她聽出我那種瞧不起的口氣,冷笑了數聲:「不然像妳嗎?一輩子為薪水煩惱?辛辛苦苦賺那一點錢,週末還到育幼院當義工?孫安芝,不要以為妳高尚,妳根本不喜歡小孩,妳根本不想當什麼慈善家,妳只是沒膽子愛,才找一堆冠冕堂皇的名堂讓自己看起來成就非凡。」   說得像我心頭一根刺,可見蜜莉不是沒有點腦袋,可惜就可惜在這一點,聰明人總不幹聰明事,成天淨掛著化妝打扮和男人,徹底金玉其外。   這話我可沒講出來,不然蜜莉八成會撇撇我身上那千萬年不變的打扮,說我不要以為外表不修邊幅,人家就會重視我的內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