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用不到的東西。

  「用不到的東西」就該丟掉,阿浩說的一點都沒錯。   在夏天以前,小夜沒有想過搬家這回事,事實上她去年夏天才正搬了新家,卻沒想到過沒半年他們又該搬家了。   他們,指的是小夜跟阿浩兩個人。   從去年冬天正式交往後,阿浩幾乎天天都到小夜的住處報到,也正因為熱戀的關係,兩個人興起了乾脆住在一起的念頭。   搬家的那天並不是大暑的日子,小夜跟阿浩卻汗流浹背地準備「同居」這件事情,並且沒有他們想像中的愉快。春天都還沒結束,空氣裡卻瀰漫著令小夜窒息的火氣。   終於可以體會到許多年前父母親為什麼可以為搬家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最後走上離婚一途。一不小心,搬家的過程裡就會翻出許多對方鮮為人知的個性秘密,那屬於某些人性上的黑暗面。   特別在雙方早就彼此都頗有微言的時候,一點點小事都可以像是導火線般地爆發,累積已久的不滿情緒也像是洪水般毫不留情地宣洩。   不過就是要討論一些閒置不穿的衣物要丟掉還是要帶走,就讓小夜媽媽把小夜爸爸以前外遇的事情全部扯出來。那次的爭吵路線到現在小夜都還是搞不清楚,怎麼會嚴重到兩個人必須離婚才能結束?   結果媽媽自己帶走了那些爸爸本來建議要丟掉的衣物離開了,而小夜則偷偷地窩藏起媽媽的一些衣服流著眼淚跟了爸爸。   爸爸後來跟好幾年以前的那個外遇對象在一起,有了自己的家庭,大學畢業的小夜在找到工作後就獨自出來租賃而居。   也許這個結局是爸爸一直想要的吧。小夜在事隔多年後難免會這麼想,並且她依然認為媽媽當初愛物惜物的舉動並沒有什麼不對。相反的,「喜新厭舊」的爸爸卻令小夜越來越反感。而這份對爸爸的反感在媽媽終於因病過世後,更是日益加深。   不珍惜「舊東西」,也自然就不會珍惜「舊人」了吧。   「不要留這麼多東西好嗎?丟掉。」阿浩指著小夜那一大箱的雜物,裡面有一台用沒幾次的咖啡機、一些少用的杯盤。   「以後都用的到啊。」   「兩個月以內沒有用過的東西,以後不會再用到的機率有很大,因此就沒有必要留著,不然也只是佔用空間。」阿浩很堅持,說著這些話時,他整理著他那些數量足足少了小夜一半以上的物品。   阿浩的東西當然少,他搬到小夜原先的住處也不過才兩三個月的時間,因為空間實在是狹小,加上熱切地想要同居,因此阿浩建議小夜搬到一個較大的屋子,而很快地,他們就找到位在鬧區的一棟大廈中、大小約莫二十坪的公寓。   但是小夜不是。她已經在外獨自生活了兩三年,整個房間裡的東西就已經是一個小家庭的生活所需,大大小小的物品算起來有十幾箱。   「東西還沒有壞掉就有用到的一天,難道要等用到的時候再買新的嗎?那多浪費?」面對阿浩開始醞釀的不滿,小夜淡淡地說,一邊收起了那一箱雜物,打算裝箱、收起來,小夜並沒有準備丟棄的動作。「我們要愛物惜物。」   「我的媽媽也教過我要愛物惜物!」阿浩突然對小夜大吼。「但是我看到的是我的家裡一團亂,堆滿了積著灰塵的物品!而那些東西放了十幾年也未曾再被使用過!」   因為阿浩這麼一吼,小夜受到了驚嚇,小夜看著他的臉,開始搞不清楚一件事情—這跟是否需要丟棄少用物品並無關連。   阿浩以前就是這樣的人嗎?不高興就吼?即使對象是親密的愛人?怎麼她以前都沒發現?   而現在就要跟他同居了,會不會太勉強自己?   但是小夜沒有繼續細想這個問題,也沒有反抗,因為同居的似乎勢在必行,她愛阿浩,阿浩也愛她,光是這個理由就足以讓小夜對阿浩的脾氣視而不見。   阿浩應該只是因為搬家的事情太累人、繁瑣,加上天氣又熱,所以心情不好吧。她可不要因為一點小情緒就跟爸爸媽媽一樣莫名其妙地分手。   小夜體貼地選擇妥協,默默地把整個紙箱的東西扔到門外樓梯間的資源回收區,心裡想著︰以後你要喝咖啡就不要問我咖啡機哪裡去,而後悔把它丟掉。   自那次之後,小夜總是做著「她以為」阿浩以後就會後悔的事情而一次又一次地妥協。   但是到後來小夜才發現:會讓阿浩後悔的事情並不是那麼多,即使有,也不會跟小夜有關係,那些悔事都是關於他自己、他以前的女人、他的工作,而不是因為小夜而存在過一點點的後悔。   如果真的有,大概就是後悔曾經跟小夜在一起過。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阿浩並沒有再跟小夜提起喝咖啡這件事情,彷彿他從來就不需要過,即使在搬家前明明他還會賴著小夜要每天早上煮一杯咖啡給他,現在,像是這個習慣不曾存在過。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他們理所當然地度過一天又一天。   理所當然地,之後沖泡式咖啡取代了咖啡機。   理所當然地,同居已經漸漸地在他們的生活中彰顯了它的不適當性。   理所當然地,阿浩總是說要讓兩人有更好的未來而天天應酬晚歸甚至在「同事」家過夜。   理所當然地,小夜常常找不到不知道在哪邊又喝醉的阿浩。   雖然常常要一個人面對漫漫長夜,或是要常常打開門迎著一個夜半酒醉的男人回家,小夜還是珍惜跟阿浩同居的日子。她跟阿浩都是第一次與愛人同居,他們只是需要學習彼此生活的方式,而不是不適合。   等阿浩有空了,工作不那麼忙了,他們可以一起好好談談這件事情。   但是同居一年後,小夜發現:阿浩似乎一直都沒有空,而且至少已經有半年以上的時間,阿浩沒有好好帶她出門去逛街、看電影。   兩個人同居了一年,讓家裡的東西又像是無性繁殖般地越來越多。某天,小夜發現難得不需要加班的阿浩把她收在衣櫃深處的箱子拖出來。   「這裡面是?」   「一些舊衣服。」是媽媽的舊衣服,小夜沒跟阿浩提起過這箱東西,搬家時阿浩大概也沒注意到。   「妳不穿了嗎?不然為什麼用箱子裝起來放在衣櫃裡面?」阿浩並不知道那是小夜媽媽的衣服,「如果妳很久沒穿了就該丟到舊衣回收。」   爸爸,阿浩的口氣跟當年的爸爸一樣。   「衣服好好的為什麼也要丟?」小夜心底突然升起了警戒。   「如果妳已經都沒在穿了就是佔地方啊,把衣櫃裡的空間挪出來,我要放一些新的內衣褲。」說著阿浩就把那只箱子搬起來,似乎準備拿到門口。   「那些衣服我沒在穿,不表示那些衣服我不要了!」小夜衝上前去搶下箱子。「你不要什麼東西都要丟掉,有些東西不是你說丟就可以丟。」   「怎麼,妳又是愛物惜物那一套嗎?」阿浩發起火來,把箱子重重地扔在地上,然後指著屬於小夜的那一排置物櫃,「妳自己看看,這個屋子裡面有多少是妳經兩三個月都沒用到的東西了?用不到的東西就是垃圾,就是要丟掉!」   用不到的東西就是垃圾?   小夜馬上迅速回想起這一年來跟阿浩的生活過程,到最後,阿浩對她而言不也就是一個「用不到」的男朋友嗎?當她一個人在冷清的屋子裡獨自看著深夜的電視節目時,阿浩在哪裡又跟別人喝得爛醉?想得更糟點,他甚至睡在哪個女人家裡?   而阿浩之所以還繼續跟她交往,是因為她是個會整理家裡、等他回家、照顧他、滿足他的「用得到」女朋友嗎?   「好,我知道了。」小夜突然抱起了那個箱子走到門口放下,然後回頭給阿浩一個笑臉,「我明天會把一些『用不到的東西』處理掉,不要生氣咩。」   看到小夜討好似的笑臉,阿浩也收起了怒氣,把他今天買回來的嶄新內衣褲放進了那個衣櫃的空位中。   幾天後,小夜特地向公司請了一天假,趁著阿浩去上班的時候,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都搬離了這間屋子,住進了新找到的小套房裡。 她決定丟掉阿浩這個男朋友。 「用不到的東西」的確是該丟掉了,阿浩說的真是一點都沒錯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