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真的翅膀,飛行路線直直向上,受過傷,學會遺忘,懂了沒有眼淚沒有耀眼的光芒。
  • 25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只不過是一場小雨

+   我最恨人家叫我名字,小雨。   自從鳥山明的「怪博士與機器娃娃」問世之後,所有的人都以為我就是那個愛玩便便的天真小女孩。   但我不是。   那個女孩,也不叫做小雨,她是「則卷.阿拉蕾」,好色一代男則卷千兵衛博士創造的機器娃娃。我猜,爹地會把我取名字叫做小雨,可能也是因為他喜歡動漫畫的緣故。鳥山明,是五六年級老人家共同的回憶。   回憶終究是回憶,現在的爹地已經不常看動漫畫、不常在家,而我,也不再是長髮披肩膀的公主殿下,而是個短髮像男生的國中女生。   什麼時候剪短頭髮的?   不如問我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的。自從我看見爹地開著車帶媽咪以外的女人出去玩開始。天空下著小雨,我也在那天第一次失戀。   對著穿堂的鏡子,我理了理服裝,長長的制服上衣,媽咪幫我燙得很平整,下緣處的伸縮繩用來躲老師檢查,好讓制服看起來像是紮進裙腰裡,一樣燙得很perfect的百褶裙,剛好垂在我粉紅膝頭上15公分處,學生白襪、球鞋,當然,絕不是學校難看的標準牌。   我是個漂亮到不像女生的國中女生。   不是我愛往自己臉上貼金,是上次家長會時,遲到N久的爹地跟班導師說的,他說,   「我家公主雖然皮了一點,可是其實內心很善良。她很多人追的,不過她都沒亂來過喔…」   噢,最好是這樣。我在旁邊爆想笑。   多虧他罩我!所以我能穿著這雙好看的converse。我有個超好超棒的爹地。   可是,他卻在那一天,讓我看見了他的秘密。   他有別的女人。除了媽咪,跟我以外。根本不需要查證,我老早知道事情是這樣子。打從我上國中開始,爹地就很少回家吃晚飯,他很忙,所以永遠是我跟媽咪、弟弟三個人吃飯,總是要等到睡覺時間過了,我跟弟在假裝睡覺、其實在偷玩線上遊戲時,才會聽見爹地的車進車庫的聲音,然後是鑰匙叮叮噹噹的聲音。   剛開始幾年還聽得到媽咪待在一樓客廳看電視等爹地的聲音。到後來,她不等了,爹地也不上樓了,他睡在他的書房,跟一大堆一大堆的書、電腦一起睡。樓上是媽咪,是我跟弟,我們三個一國的地方,而一樓是爹地的領地。   小時候,不管再晚,爹地也會上樓來,在我臉上結結實實地親一下,摟住我說,「親愛的小雨公主,爹地回來了,今天也好~~想妳。」   然後他會去看弟弟,接著回房間去,陪媽咪聊天說話,洗澡睡覺。   自從他不再上樓,家好像變成兩塊,一塊是一樓他的,另一塊是我們的。   我在想,是不是很多家庭都像我們這樣?特別是,有個生意做很大的爹地,或媽咪?爹地有家很棒的公司,而媽咪則開了一個美美的花店。他們各忙各的,幾乎不交談,那讓我不禁懷疑,他們曾經相愛嗎?曾經因為相愛所以生下我跟弟嗎?   我不再期待爹地的鬍渣刺刺的感覺,以及朦朧間吻上我的臉的觸感。我有了自己的男朋友,也知道什麼叫接吻。那是我升國一那年的初夏,我懂得什麼叫「跟男生戀愛」,手牽手、親吻。   當然,我也期待像電影裡演的那些,親密的身體接觸,做愛跟擁抱這些事。只是我太小了,而且我還沒有遇到一個可以讓我動心的男生。我認真地把爹地當成我的偶像,以後找的男朋友都要像他這麼棒。   他不老,而且也完全不台。他比電視上那些玩樂器唱搖滾的男生還要帥,他是我最愛的人。可是,在十四歲半那年夏天,他讓我看見了他也是別的女人的最愛,也許還有另一個家庭,有另一個女孩,也會在夜裡被他親吻、然後安心睡著。   所以那個下著小雨的傍晚,我走進那家髮型店,把留了十年的長頭髮剪掉。回家之後我被媽咪狠罵了一頓,可是接著並沒有發生什麼。爹地那晚沒回來。剪掉頭髮,那把辮子,我好好地用紅絲帶綁好、收在抽屜。那是一個紀念。也在那一天,我告別了我的無知少女時代。   失去長髮之後,我發覺人生變得不一樣了。   首先,為了搭配我的新髮型,我必須,改變穿著。那些公主裝,一上身就變得很怪異,所以我只好改穿牛仔褲、馬靴。就算穿了裙子,也得是那種短得像褲子的小A裙。為了這樣,我的荷包大縮水,過年過節的壓歲錢一直存在郵局戶頭裡,爹地說我可以自己拿來用。可是我怕花太兇會被媽咪海扁,所以我開始省午餐錢,結果就變瘦了。   變得更瘦之後,我突然間受歡迎了起來。班上的女生,變得喜歡跟我在一起,然後還有別班女生會塞紙條給我,說要跟我做朋友。難道她們以為我剪短頭髮,是因為轉性了??我感覺到一肚子疑惑,我喜歡的還是三年級打網球的學長啊,又沒有變!   但總之,我的生活真的變得不一樣了,現在的我、很忙!   我忙著很多我這個年紀的人才要忙的事。那樣也好,因為我可以不要去想大人們之間應該煩惱的事。比如,媽咪知不知道爹地在外面有女朋友?知不知道他平常除了上班忙,工作忙以外,還都在幹些什麼?還是她都知道,只是她認為那是事業成功的男人免不了的應酬,所以她選擇沉默跟寬容?   我不知道,我只覺得媽咪很可憐,然後爹地很可惡。   可是他再可惡,還是我的爹地。每個月他給我很多零用錢讓我可以穿漂漂,跟同學出去吃東西逛街,過很開心的日子。不用煩惱想要的東西買不到,他認為這樣我就會專心讀書。   大概就是下著小雨的那一天,因為下雨網球社取消了練習,我想找機會跟學長說話,卻不小心撞見他跟另一個跟我同年級的女生,長得很普通,一點也不出色的女生在社團後面的樓梯間裡打情罵俏。   那天,我翹掉了課後輔導跟社團,一個人在大街上走。   然後,正在渾渾噩噩的時候,一部眼熟的車子映入我的眼簾──我下意識往街邊閃,因為這個時間我不該出現在街道上,然後我看見了車子裡我看過無數次的,我最崇拜的男人,我的爹地,跟一個陌生的女人在車裡談笑。   爹地似乎沒看見我,我攔了一台小黃,要司機跟著爹地的車,直到,爹地的車開進了一間外表像皇宮般富麗堂皇的戀人賓館──我當然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小黃司機一臉疑惑地看著我,我把身上唯一的一張大鈔塞給了他,然後跳下車。   之後,我就剪了頭髮。   一直到好幾天以後,我才再見到爹地。可是,一切已經不一樣了。大概聽說我把頭髮剪掉的事,爹地很難得地上樓來,而我只是躺在床上裝睡。   「乖女兒,我的小公主,爹地回來了耶。這麼早就睡了?沒上網跟男生msn啊?」   我沒出聲,裝出均勻呼吸,假裝自己睡著。   「有什麼心事要跟爹地說噢,爹地希望小公主永遠都把爹地當成好朋友,什麼都不隱瞞…」   我還是沒出聲,眼角卻充滿了淚水。   「可是爹地,你卻隱瞞了我們好多啊。」我好想這樣說,這些天,每次見到媽咪,就好想問她知不知道爹地在外面都在做些什麼?看到無憂無慮打著wii的弟弟,又覺得他天真近乎蠢。   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承受這些?   我才14歲多一點,就讓我看見世界上最現實醜陋的一面,那個人竟是我這輩子的最愛,我的爹地。   如果那天不要下雨就好了,我不會去找學長,不會幻滅,不會翹課,不會看見爹地出軌。然後我的世界會依然美好,依然無暇,我可以穿著公主的洋裝,繼續假裝自己是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天使。   但我沒辦法。   後來爹地的事被媽咪知道了,他們吵了很久,然後家裡又慢慢恢復了往常的安靜。依然是爹地自己在樓下一國,我跟媽咪、弟弟在樓上一國。媽咪似乎是為了維持這個家庭的完整,接受了爹地「條件這麼好,不可能沒有女人倒貼」的事實。我知道我的爹地很棒,可是也知道了很棒的他,除了我們,還有另外的家,另外的小公主,或是另外的小王子。他不再是我的唯一。   沒有了這個唯一,似乎我也從公主的魔咒裡被解放了。   我的改變並沒有讓我的人緣變差,相反的我在學校大受歡迎。不男不女的樣子,反而是一種爆點,當學長告訴我,那個女生倒追他,其實他比較想跟我交往時,我突然覺得很想笑。   這麼容易就讓我又看清了世界上的另一個人…。以前在我心裡那些美好的感覺通通都沒有了,就好像爹地放在網路blog上的帥氣相片,突然在我心裡碎成片片。   我突然認清了好多事,在我14歲半的那一天,我猜,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那一場,小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